咸鱼仔

守着既得的,等候未知的

【珍范】关于半夜饥饿

朴珍荣裹着被子翻来覆去两次,最后认命的在肚子发出的咕噜声里坐起身,他转头看看身边似乎被吵醒的林在范,对方半睁着眼,迷迷糊糊的蹭了蹭枕头,又闭上了眼。朴珍荣叹了口气,亲了亲林在范的脸颊翻身下床。
冰箱里虽然还有昨晚晚饭剩下的白饭,晚上吃炒饭什么的也不好消化,那么,拉面?朴珍荣想了想,不,拉面更不好消化。又翻了翻冰箱的存货,豆沙的汤圆?太腻,肉馅的饺子?大晚上吃什么肉。想了想,朴珍荣觉得不如干脆连早饭一起煮点白粥算了。
拿出剩饭放到电饭煲,加入大半的水,打开开关。朴珍荣看了看冰箱,还是从里面拿出一根香肠,切片,少油随便炸了。
粥好之后,朴珍荣也完全没了睡意。把开关调到保温后,盛一碗粥,把炸香肠放到粥上。...

2017-09-05

【珍范】无题

“他们”在这城市的一角划出了一片行刑地,每天在那儿定量地处决“罪人”,包括真正的犯人,和特殊人种。那片区域的空气似乎都是淡红的,搅动着泛起恶心的浓腥的血味,令人作呕。

朴珍荣每天在行刑过后进入这片区域,呼吸腥臭的空气却若无其事。作为一个特殊人种的善后人,他拥有长久的生命和令人称奇的忍耐力,以及超出“他们”意料的安定,而这正是“他们”所迫切需要的。

收尸不是需要他考虑的,过后会有专门的铲车把这些“遗留物”运到指定的区域掩埋,经过几十、百年之后,那儿就会变成优良肥沃的生产地。这是相当符合“他们”实用准则的行事方法。他的工作是在尸堆里挑挑拣拣,查看是否有遗留的活口,然后将手里的匕首刺进幸存者的心...

2017-07-28

【荣在】候车

候车

荣在/珍范,非典型cp文,邂逅系列。

早晨开始天空便布着层层的云的,倒是不暗,只是难免的压抑。不过等了很久也不见雨点。傍晚的时候,阴云才化成一片牛毛细雨,落在屋瓦上也是没有声响的。

车站里人不多,稀落的站着几个,脸上都带着不耐。长椅上也隔着空当坐了几个。朴珍荣瞅着个较大点的空隙挤进去,坐下的时候手肘撞到了右边人的肩膀。那人抬起脸庞来茫然的看着他,他忙不迭的道歉,心里暗暗嘀咕,这家伙不是睡着了吧?

那人摆摆手示意没多大关系,又垂下头,刘海垂着遮住了眼睛,安静沉默的像个自闭症儿童。朴珍荣瞄了一眼,才发现他用一部分围巾裹着的手里托着部手机,屏幕上正播放热火的电视剧。哦,不是自闭症儿童是...

2017-03-10

【珍范】Dreamin'

短,珍范

----------------------------

结束拍摄时已经临近凌晨四点,朴振荣疲惫的揉了揉太阳穴,打开手机时看到最后一个未接来电也是几个小时以前的了。是林在范。朴珍荣握着手机沉吟片刻才回拨过去,听着那边传来的音乐声有些吃不准自家恋人是否还醒着。

音乐延续了近一分钟那边才接起来,一声“喂”带着浓浓的睡意,朴珍荣立刻就后悔了,“我吵醒你了吗?”答案大概是显而易见的。他知道林在范最近一直在忙曲子的事,有一段时间没有好好睡过一觉了,而现在难得的睡眠也被他搅和了。

“没关系啊。”林在范在那边打了个哈欠,语气听起来也确实没有带着不满。手机里传来些许布料摩擦的声音,朴珍荣能想...

2016-11-12

© 咸鱼仔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