咸鱼仔

守着既得的,等候未知的

我居北海君南海,寄雁传书谢不能
桃李春风一杯酒,江湖夜雨十年灯

持家但有四立壁,治病不蕲三折肱。
想见读书头已白,隔溪猿哭瘴溪藤。

                                    ————《寄黄几复》黄庭坚

评论

© 咸鱼仔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