咸鱼仔

守着既得的,等候未知的

【珍范】无题

“他们”在这城市的一角划出了一片行刑地,每天在那儿定量地处决“罪人”,包括真正的犯人,和特殊人种。那片区域的空气似乎都是淡红的,搅动着泛起恶心的浓腥的血味,令人作呕。

朴珍荣每天在行刑过后进入这片区域,呼吸腥臭的空气却若无其事。作为一个特殊人种的善后人,他拥有长久的生命和令人称奇的忍耐力,以及超出“他们”意料的安定,而这正是“他们”所迫切需要的。

收尸不是需要他考虑的,过后会有专门的铲车把这些“遗留物”运到指定的区域掩埋,经过几十、百年之后,那儿就会变成优良肥沃的生产地。这是相当符合“他们”实用准则的行事方法。他的工作是在尸堆里挑挑拣拣,查看是否有遗留的活口,然后将手里的匕首刺进幸存者的心脏或者太阳穴,顺手牵走那些金饰银饰和宝石。工作难度不大,所幸需要意志力要求极高,不然这份待遇丰厚的工作也不会落到像他这样饱受歧视的特殊人种头上,而正因为他特殊人种较一般人长的生命大大免去了他们频繁寻找下一任善后人的苦恼。他已经独自一人在这样的血腥气里度过近五十年了,快要麻木了,而他现在迫切地需要一个伴侣。

然后他捡到了林在范。林在范几乎被血污覆盖,他的身体是冰凉的,但朴珍荣感受到了他脖颈间微弱的脉搏。他把污秽的刀尖抵在林在范的心脏处,在割开表皮渗出血珠时反悔,他收起刀,蹲在林在范身边眯着眼看他脏兮兮的脸,头一回违背职责把他带回了家。反正那些人也不会知道。

朴珍荣用了三次让林在范变得洁净。第一次清洗后浴缸里的水变成了红色,透着股熟悉的鉄腥味,像极了挨着行刑地的那条河流。经过长年的污染,它也变得猩红恶心,像是那些死去的人血液的汇集地。第二次林在范变得白净,头发也恢复了原来的柔软。第三次朴珍荣把他泡在温水里,慢慢看着热度把他的皮肤熨成粉红。

最后朴珍荣把林在范从水里捞起来,用干净的浴巾把他裹起来放到客房没有人使用过的床上,并在用过大的旧衬衫遮盖他的身体之前仔细地欣赏了林在范。皮肤白皙,颈线、腰线柔和,腿部比例不算完美但线条不错,宽肩,黑发,面容清隽,五官既有男人的俊朗,又带了几分女人的柔和。从某种程度来说,是上等品。

在半夜里朴珍荣被林在范的咳嗽声惊醒,在林在范床边看着他呕出大口的血污。稍后在他试图用清洁剂把地板恢复干净时发现血污里混杂着少量金沙。

两天后林在范醒过来,他打量着周边陌生的环境,唯一念头只想找到水喝。被杯盘碰撞吵醒的朴珍荣摁亮了客房的灯,饶有趣味地看着呆立在桌边的林在范,要知道,他那件过长的旧衬衫下什么都没有。而后者刚在灯亮的一瞬间露出受惊的兔子一样的神情。朴珍荣只说了三句话。

第一句:“你差点死了。”

第二句:“是我救了你。”

第三句:“你是特殊人种吧。”最后一句用的是肯定的陈述语气,朴珍荣满意地看着林在范再一次露出兔子受惊的神情,但在这之后接触到那双冷淡的眼睛里浮现的戒备又不满地皱起眉。

朴珍荣坐到床上,把手伸进还热乎的被褥里,指尖像是碰到林在范温软的肌肤一样惬意,他看向林在范,用命令的语气说,“过来。”林在范犹疑了一下,最终还是顺从地坐到他身边。

“来聊聊吧,”朴珍荣调整了一下姿势,面对着林在范,视线不带任何意味却放肆地在他光裸的大腿上扫过,“首先,叫什么。”

“林在范。”

“为了什么被处决的?”这个问题林在范似乎不怎么情愿回答,他皱起眉,视线胡乱地在屋子里游移,最后他妥协一样的嗫嚅着,“走私金沙。”朴珍荣了然的一笑,“你被抓的时候把它们吞进去了?”林在范避开他的视线,有些丧气,“不是故意的,只吞了一点点,反正我,我们也没那么容易死。”“嗯嗯。”朴珍荣盯着他的脸,有点走神,他凑过去一点,手指放到林在范唇形美好的嘴唇上摩挲,林在范吓了一跳,下意识地往后退,被朴珍荣拉过去。

朴珍荣慢慢地说话,微皱起眉,不是犹豫而是在措辞,“嗯……你得知道,我是一个善后人,也是特殊人种,”林在范迷惑地眨眨眼,不明白他为什么要告诉自己,“我从青少年起开始干这份工作,因为他们,当权者招不到愿意干这份工作的普通人,他们也没有这样的意志力,所以这份工作给了我。当然他们先观察了我一段时间,直到确定我不会伤害他们。而且,待遇也很好,还有额外的收入,你看,我长得也不错,嗯……所以,”他终于直视了林在范迷惑的眼睛,“你愿意当我的伴侣吗?”

林在范睁大了眼睛,“啊?”

朴珍荣看着有些焦躁,他用手捧住林在范的脸,“我的意思是,我能保护你的安全,而我已经一个人呆了很久了,所以,你愿意留下来当我的伴侣吗?”

林在范晃了晃脑袋,重新审视了朴珍荣,他眨眨眼,同意了,“好。”

 

END

*字数1830,真是难得

*只是一个怪怪的(爱情)故事,写的“特殊人种”指得是生命比一般人长,愈合能力也比一般人强的一种人,虽然硬件条件比普通人好但由于数量上不能和普通人比较而被害怕被歧视,一旦被抓到就会被处刑。

*昨晚做梦梦见全校都在谈论小搞基,校广播里一直放小搞基的歌,碰到的每个人都能跟着唱,然后特别开心。梦醒后也有点失望,回想起来既觉得起鸡皮疙瘩又觉得高兴

评论 ( 7 )
热度 ( 27 )

© 咸鱼仔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