咸鱼仔

守着既得的,等候未知的

我的无病呻吟,哈

2018-12-11

屋檐下躲雨

上官鸿信把滴水的伞靠在墙边,自己也捡一个干净的墙面靠着,雨水把大雁的羽毛打湿了,这让他不是很开心。

梦虬孙是海境的,喜欢水,但是浑身湿透让他的行动不方便,所以他踩着水坑跳到了屋檐下,就地蹲坐下来,像小狗一样甩掉发梢上的水珠。然后摸出一个烧饼两个包子三个水果吃起来。大雁看着另一边风景,他有自己的事情要考虑。

远处隐约出现一个白影,俏如来不紧不慢地踱过来,不紧不慢地收起和大雁相同的红伞。俏如来和上官鸿信隔着梦虬孙对视一眼,梦虬孙仿佛能看见迸溅的火花。然后俏如来在梦虬孙身边坐下,梦虬孙随手摸出另一个烧饼给俏如来,他接过吃了起来。

最后是小小的白色身影护着怀里的药材冲了进来,修儒小跳着想要甩去湿...

2018-12-06

狐狸扰清梦

今夜是新月,他整晚莫名的慌扰,到了深夜也未睡着,暗自想着书卷上那些志怪故事。刚过了子夜,门口果然响起了匀称的扣门声,他迟疑着,门口的人或别的什么很有耐心,顿了一会后,再次敲响门板,依旧是那个韵律的节奏。

他最后还是去开了门,门口的果然是只妖。且不是美艳的女妖,而是只成了精的公狐狸。模样自是长得极好,却是大摇大摆的露着白绒绒的尖耳朵和蓬松的大尾巴。他有些呆滞的看着这只妖,一时不知该说什么。

那只妖看见他,欢喜地摇了摇尾巴,抓住了他的衣袖,“我希望请你教我何为爱!”

哈?他惊疑地眨了眨眼,有点想笑,“那你该去找个女人,或者变成个女人。”

白色的狐妖歪了歪头,“可你已经知道我是公的了啊,我再变成母的...

2018-11-21

呼啸而过的是纷杂而短暂的梦境,醒来后头隐隐作痛,像是黏腻的湿润绕着身体向上攀沿,在沉沦里艰难的呼吸,长久后吐出浊气。艳丽破碎的梦境远去。

2018-11-20

情绪的阴霾散后,我也能喟叹他人的天真

2018-11-20

躺在床上,感觉像是躺进了棺材里

2018-10-30

我是信命的,我想一切自有安排,不是好的也不是坏的。命有大致方向,由人作妖出各种小波折,好坏也是相对而言。
有说“天道好轮回。”又说“好人不长命”。一切都难言得很。
我却也是信报应的,毕竟当我做出小小不道德的事,总有不大不小的业应在我身上。
一切都难言得很,生命是最难揣测的。再次是人心。

2018-09-14

我觉得我变了很多,不再那么急迫的想要得到些什么,我想那是长期没有目标的缘故。

2018-09-14
1 / 3

© 咸鱼仔 | Powered by LOFTER